无筝无茗

佛系青年,一切随缘。
爱好广泛,只可惜学艺不精。
欢迎勾搭。

我在恐慌,我在害怕,这个国家在做什么。我能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。


早晨在母亲的叫骂声中醒来,她睁开眼,无声地开口骂了句娘。新一天的到来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欣喜。

晒了一天的衣服依旧没干,她将它们胡乱套在身上,冷冰冰的贴在身上不大舒服。

她向餐桌一角看去,看见昨晚蒸的红豆包子已经被人用袋子装好,放到了最显眼的位置。她神色古怪地笑了笑,心想自己真不是个东西。

厨房里父亲正给她炒大米,就鸡蛋进锅一炒捞出来再和大米炒一遍的那种。她想告诉父亲不用做了,但是又想万一包子不是给她装的呢,就任由父亲去做充满父爱的早餐。

油少,盐少,寡淡。蛋炒饭就真的只是鸡蛋和米饭,她咀嚼着米饭,心想寡淡的人吃寡淡的饭,挺配。

走前她想了想,把包子袋子放进了书包。

到了车站,火车晚点。她和父亲去了旁边的候车厅。她小心翼翼地坐着椅子的边缘,抱着自己的包。


衣服没干透,冷冰冰地贴在皮肤上。时间久了,在体温的熨帖下生出了洗衣液好闻的味道。她有些陶醉地闻着这味道,让她感到莫名安心。


坐在她旁边的父亲打了两个惊天动地的喷嚏,鼻涕喷在地上,还顺势吐了口痰。她不动声色地往外挪了挪,将自己高傲地困在一方小小的座位里,腰板挺得板直。然后又开始自我嫌弃,真是个没心没肺的狼崽子。

上车她突然有感而发想写点东西,却被父亲粗声大气三番五次打断,她不指望父亲能理解她的少女情怀,每次只是细声细气的要他不要太大声,别吵醒了别人。复又在心中暗暗烦躁,烦的很。


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?可能是缺爱吧。


谁知道呢。


真的是活的太卑微了,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。

卑微到不敢去想,一不留神眼泪就会掉下来。

太痛苦了。

谁让你脆弱敏感,活该被伤害。
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?

受够了,真的受够了。

我该怎么办,谁能告诉我。

感觉自己活的过于卑微——来自灵魂上的自卑将我压的抬不起头。

随便写写(2)

今天的我没由来的烦躁不安。

 

感觉干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,干什么都很无聊。

 

迎着早春的寒风,我绕着操场跑了三圈。等风将我吹了个透心凉,心中的烦躁才将将压下去。

 

百无聊赖中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,本想着这个点她可能还在忙,没想到忙音没想两下那边就接通了。

 

 

“在哪呢?”

“在家。”

“没去上班?”我记得她寒假为了陪我和买年货年假都请完了。

“今天三八妇女节,有半天假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,脑海中闪过该买个礼物了。然后就开始日常扯皮,天南海北地扯,没话题了就拼命找话题,甚至连今天上了几次厕所这种事都拿出来说。

 

说来也奇怪,自从开学后,我每次打电话回去都不知道要去聊一些什么,只是当成一个日常任务,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尬聊,聊得我生不如死,怀疑人生。

 

“今天三八,你就不给我发个红包?你爸不给我发,你也不给发点吗?我周围的同事们都在晒,她们的女儿给她们发了红包。”

“哦,她们发了多少?”

“不告你。你也不惦记妈妈,冷血。”

“哦。”

 

我简单地应了一声,想起了前两天没给她打电话,她直接在微信上甩了简短的两个字加一个标点,却让我浑身发冷。

 

冷血。

 

你性子比较冷,不像我。可能是受了你爸那边的影响。

 

这话是我妈某次散心时说的,当时我也是简单应了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但那句话却像一根刺一样横亘在我的心间,每每想起都让我浑身不自在。

 

可能是环境的原因,初中时还好,高中时就很少交朋友,也很少联络以前的同学。到了大学,整天形单影只,同班同学的名字一多半都叫不出来。看到人群就下意识想躲,浑身不自在。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宿舍,回到宿舍时也大多只有我一个人。每个人都抱着手机,各玩各的。心血来潮分享一个笑话也好趣事也好,没有人回应,只有自己十分尴尬地转回去,当做一切都没发生。

 

没有同好,每天的喜悦悲伤无人可以分享。

 

可能还是自己不成熟没成长的原因吧。

 


随便写写(1)

他累了。

 

倒在床上,将疲软酸痛的肢体舒展开,享受这夜晚的宁静。

 

他盯着天花板,放飞思绪。

 

耳机里钢琴悲伤的旋律一点点刻在心上,在静谧的夜里,他鼻头一酸,眼中浮起一层雾气。

 

将自己蜷缩成一团,抱着被子从中汲取一些温暖。

 

太孤独了。

 

每天和一群貌合神离的人在一起,究竟有什么意义?

 

太空虚了。

 

没有人和他处在同一个圈子,他的喜好不被周围人所理解和接受。

 

他内向,不善言辞,轻微社交恐惧。交际圈小的可怜,里面只有自己初高中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的几个好友。

 

他自卑,胆怯,害怕陌生,不愿改变,只想守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。

 

他迷茫,终日恍惚,碌碌无为。

 

格格不入啊。

 

高中同学聚会,所有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无论是外貌还是心态。

 

班主任一个一个同学敬酒,都是在说学生变化多大,还有一些记忆深刻的旧事。他静静看着班主任身边围着一群学生,与他们一起放声大笑。

 

他有些羡慕,但也就只是羡慕而已。

 

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孩子,听话,不捣蛋。成绩平平,相貌普通,高考考上了一所本省的二本大学。大学所在的城市十分落后,不通高铁和飞机。明明在省内上大学,每次回家所花的时间比在外省的花的时间还长。大学的基础设施也不完善,让他一度想退学复读。

 

兜兜转转一圈,终于到他这里。他急忙站起,双手端着酒杯,紧张又满怀期待的看着班主任。

 

这样普通的自己,班主任会给出怎样的评价呢?他是否还会记起自己呢?

 

你还是老样子啊,没变。

 

嗯,谢谢老师。他微笑着与班主任碰杯,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。

 

所有人都在大踏步往前走,只有他,留在了原地,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

太痛苦了。

 

他酒量不大,喝了两杯啤酒就感觉有点上头,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

他故作开心的和曾经的后桌聊起来。

 

聊自己的大学,专业,考试,前途。

 

聊着聊着对方就没了动静,他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机,将后面的话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。 

 

有时间,来我那里玩,我给你们当导游。

 

对话结束于一个约定,一个很可能只是说说,永远不会实现的约定。

 

只要自己记得就好了,其他的……都无所谓吧。

 

合照时,他随着人群漫无目的地走着,挤过来挤过去,最后,只剩他被突兀的留在了第一排。

 

只有他,一个人。

 

茫然和突如其来的孤独在那一瞬间如潮水般淹没了他。

 

陌生又熟悉的面孔,他们的喜怒哀乐,笑声和泪水中,没有他。

 

 

等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合完影了。

 

他慢慢走出饭店,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告别,独自离开了。

 

没人会发现。

 

没人会发觉。

 

手机震动了两声,他打开QQ,看见群里发了刚才的合影。

 

他在照片的右下角看见了自己,站的过于靠边,他的身形有些扭曲,脸上是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 

他一张张看,一张张翻,最后挑了一张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怖的照片,长按,保存。

 

将手机揣回兜里,他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吐出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绿。
南方景致。

千和安:

这个超可爱?!超可爱啊!!!

……不资道,大概是猫头鹰?因为真的从来没觉得饿过【

凹凸苒:

我大概是猫头鹰…不过有时候会变成蛋?!!∑(゚Д゚)

真的瑞吹:

怕不是个天天喊饿的信天翁。鸟的比喻真可爱啊。巨佬们都是凤凰,然后我们百鸟朝凤wwwwwww

Laceration:

《同人鸟世界》

如果喜爱同人的大家都是小鸟,你是哪一种鸟呢?
(●` 艸 ´)用微博发布过的简笔画混个更新~
出于任性加入了奇怪的生物!虽然奇怪却是值得进化的方向哦(*/ω\*)
开放转载~转至其他平台注明原作者和来源即可❤

盐罐子:

千言万语汇成一句: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。


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,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,90%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,不是冲着我来的,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?


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,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,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。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,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。


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,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。


那些平时喊着“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”的读者,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,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,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“脑残粉”了,没有的,不存在的,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。你不写CP,成天夹带私货,人家掉头就走了。


想放飞当然可以,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,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。但一边希望受欢迎,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;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,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。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。


不要太自以为是,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,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。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,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,才支撑了这个故事。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。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,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。






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,但知道你听不进去,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。


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。


与诸位作者共勉。






--------6月28日补充内容--------




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,补充说明一下:


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,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,写给诸位同僚的话。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。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;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;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,也不相矛盾。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“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”这种话,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。


其二,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,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。大家都是创作者,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,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,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。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。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。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——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(艾特的我都删掉了)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。


第三,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,不需要跟我要授权。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。谢谢。




ps: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,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,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,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,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。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,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。


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,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,fo我没意义啊( ;´Д`)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。